专业教学管理
专业教学管理

计算机技术

电子与通讯工程

项目管理

建筑与土木工程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教学管理 > 专业教学管理 >
深度对话若缺乏风险管理工具只有卖出才能回避
日期:2020-05-17 04:00   作者:wang  点击:
“回到疫情当下,包括新兴市场在内,资本深化的程度远远不够。每次下跌之时,如果没有管理风险工具,只靠卖出才能回避风险,那市场一定是下跌。”5月16日,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原副理事长王忠民在2020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上如此表示。  围绕不同经济周期内,财富管理的不同之处,王忠民与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九鼎金融学讲席教授、副院长田轩、华夏银行行长、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战略咨询委员会委员张健华、嘉信理财国际业务及商业战略执行副总裁Lisa Hunt以及深圳凯丰投资首席经济学家高滨进行深度研讨。  王忠民认为,一个数字化的时代到来,表现为数字化的逻辑、数字化的商业、数字化的技术改变了全部。当短期的周期、长期的周期和超长周期在这个时间点,即由于疫情的爆发全部同构绕缠在一起之时,对于财富管理而言,哪一部分做超长期的配置,哪一部分长期的配置,哪一部分短期的、中期组合,需要专业的投资结构、专业MBA教育机构去给大家明晰自己的资产规模、资产结构、投资逻辑,需要给出清晰的分析和清晰的建议。归根到底一句话,你的资产规模、资产结构是和周期密切相关的,既和短中期、长期、超长期相关,又有可能周期的诱发因素可能重叠、可能重构,你必须同时在资产包当中具有更专业、更有效的对接。  华夏银行行长、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战略咨询委员会委员张健华指出,任何时候的财富管理,都一定都是要关注风险。我们要获取财富管理的目的实际上是为了获取收益,但收益永远是和风险相挂钩。  其特别提到,我们既有对资产配置的周期的判断,其实也有国别的判断。这个时期哪个国家可能会先复苏,比如中国是不是会更好一些?大家公认中国的情况在新市场国家里边始终是比较好的,放在全球,作为一个大国,中国其实也是有这个机会的,但是因为疫情会造成很多新的影响,全球的产业布局也会进行一种深刻的调整,这些对于我们在资产管理、财富管理当中都是需要考量的一些事件。  嘉信理财国际业务及商业战略执行副总裁Lisa Hunt介绍,2008年、2009年、2010年以及二十世纪90年代的经济周期当中,市场的动荡加剧,波动性非常之高,而且市场总体是走低的,各种投资组合的回报都在走低,触发了一些非理性的反应。我们在那样的周期下面临着的最大挑战就是要帮助我们大多数的客户,从他们个人的层面来把握好这个形势,能够按照原计划继续执行他们的投资理财计划,不要做出过分的反应。在这次由疫情引发的经济周期当中,我们需要更加依赖数字化技术,数字化技术带来的整合。  其同时透露,“我们与之打交道的那些客户,无论是通过智能投顾还是通过这种多元化组合管理来为他们管理理财,最后发现这些客户在疫情爆发的时候,在市场暴跌的时候,大部分并没有选择变现、抛售或者是赎回。”   深圳凯丰投资首席经济学家高滨则指出,任何一个时间、任何一个时刻都要非常关注尾部风险。关注尾部风险,如果从另外一个角度国际的角度出发,发达国家的杠杆是比新兴市场高的。这种情况下,虽然过去这些年我们通常关注的是新兴市场的杠杆,总觉得新兴市场很容易危机,但是未来十年我们更应该关注的是发达国家的潜在的危机。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九鼎金融学讲席教授、副院长田轩向嘉宾提出,会不会有新的财富管理创新方式出现。  王忠民表示,如果问新兴市场有没有机会,新的财富管理方式有没有机会,我相信机会是一定有的。但从金融的抑制和金融的发展角度,一个经济的腾飞和快速发展,离不开大量的金融工具、金融市场的服务,而这个金融工具和资本市场这样一个服务才使得资本要素能够得到充分的配置,得到市场化的效能配置,才能让实体经济当中资本需求和资本结构优化从而得到快速发展。而回到我们今天的疫情当下,包括新兴市场在内,看起来资本深化的程度是远远不够的。比如每次到了下跌的时候,如果没有管理风险的工具,那只能是卖出才能回避风险的话,那市场一定是下跌的。  田轩: 下面我们进入到深度对话的环节,这是我们这个主题的一个重要特色,刚才我们从线上网友提的一些问题里面搜集了一些,网友都非常热情,提了很多问题,下面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是有网友问,在不同经济周期当中财富管理有什么样的不同,特别是现在在疫情的大背景下,这么大的不确定性,财富管理遇到最大的困难是什么?首先请王忠民理事长解答。  王忠民:如果把周期概念放到财富管理的角度,两个碰撞在一起的话,应该说你的资产结构是和周期有密切关联的,不同的资产结构和不同的经济周期有着密切的关联,比如说疫情以来突然之间的变化,在你的资产结构当中应该是现金流这部分资产的问题。如果到现金流变成自由现金流的时候,那是你原来存量的资产,无论投资在不动产,投资在股票权益,企业股权当中,你要变现多少的,这个成了整体资产包的变现问题。我们把这个东西放大到资产结构当中再去看一下,如果我们看最短期的是现金流变化的话,金融风暴的一些“黑天鹅”,社会公共卫生的一些“黑天鹅”或者说类似于所有“黑天鹅”的东西,一定会是在短期的市场波动中影响企业和家庭的现金流。到目前为止我们大部分的企业、大部分的国家、大部分的个人都是在这个领域当中去变化的,那么我们靠长期的权益类的资产当中,只要你财富资产的规模越大你放在权益类、长期类的就越多,你现在要不要变现一部分,我们初期是用整体资产包把它变现成自由现金流来应对的,那么在这个过程当中你有没有一种风险管理。这个时候就是你把整体的资产配置当中从短期、中期到长期当中,有些变成现金流,有些又变成资产。我们看这样一个趋势的变化,刚刚疫情开始来的时候股票大幅下跌,这个时候是你变现现金流的时候,但是这个阶段以来,为什么这些大的证券市场都已经上升了,而且股票的价格相对稳定了,这个时候实际上是有一部分变现的现金流和新生的现金流已经投在权益市场当中发生了这样的变化。我们把这个周期再和这个结合,我们知道超长周期是技术引起的固定资产的技术水平带来的大量的固定资产投资的周期性演变,那么现在我们会发现一个数字化的时代到来,实际上是数字化的逻辑、数字化的商业、数字化的技术改变了全部。我们基于固定资产投资的重工业的那样一个技术周期的时候,注意我们现在已经把短期的周期、长期的周期和超长周期在这个时间点当中由于疫情的爆发全部三期同构结构的绕缠在一起的时候,这个时候对于我们的财富管理角度来说,哪一部分做超长期的配置,哪一部分长期的配置,哪一部分短期的、中期的逻辑当中,需要我们今天专业的投资结构、专业投资的MBA的教育机构去给大家明晰自己的资产规模,自己的资产结构、自己的投资逻辑,需要给出清晰的分析和清晰的建议,当然最后是你投资人自己资产拥有人对这个逻辑当中的清晰的把握来去应对。归根到底一句话,你的资产规模、资产结构是和周期密切相关的,既和短中期、长期、超长期相关,又有可能周期的诱发因素可能重叠、可能重构,你必须同时在资产包当中具有更专业、更有效的对接,这是我的一个见解。  田轩:理事长谈的非常深刻,我们不但要从周期的角度讲,从时间上短期、中期、长期、超长期,然后在资产配置里面我们也要全盘通盘考量,下面这个问题请教一下张行长。  张健华:关于这次疫情的影响,其实忠民理事长刚才已经分析了。一个是经济周期的问题,我觉得从现在看对财富管理的影响,主要在于暴露了风险。风险管理,任何时候的财富管理,大家一定都是要关注风险。我们要获取财富管理的目的实际上是为了获取收益,但是大家知道收益永远是和风险相挂钩的,在这次发生事件一个突破性的大的冲击下,其实这种风险暴露出来了,那么我们的财富管理人员就需要有一种能力,第一是怎么样应对当前疫情突发的短期冲击,就是短期的资产配置、资产调整、从长期来说我们要找到新的增长点,要给客户在财富管理的时候看哪些行业是未来的,哪些是短期的周期性影响的,哪些是真正的、长远的结构性调整的,这种的资产才是我们作为一个专业的财富管理人员需要给我们的客户提供的配置。  刚才我在前面的发言当中也提到了,风险管理能力是对我们一个非常专业的考验。我们说风险其实也是蕴藏着机会,即使是再大的股市下跌,那么它也总是要有一个触底反弹的,实际上就是一个时机的把握,专业能力这种方面我觉得也是非常重要的一点,除了一个是对大势的判断,另外一个就是对当前的判断,我们既有对资产配置的周期的判断,其实也有国别的判断。这个时期哪个国家可能会先复苏,比如中国是不是会更好一些?大家公认中国的情况在新市场国家里边始终是比较好的,放在全球作为一个大国来说,中国其实也是有这个机会的,但是因为疫情会造成很多新的影响,全球的产业布局也会进行一种深刻的调整,这些对于我们在资产管理、财富管理当中都是需要考量的一些事件。  田轩:谢谢张行长,行长首先提到了风险是非常重要的,同时我们专业的财富管理人员对于冲击短期和长期的应对是不一样的,短期我们要想怎么能够规避风险,长期我们要找到新的增长点。  田轩:在不同经济周期里面财富管理需要什么样的不同?还有当前财富管理遇到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Lisa Hunt: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棒的问题,我们在当前的经济周期当中,2008年、2009年、2010年以及二十世纪90年代的经济周期当中,市场的动荡加剧,波动性非常之高,而且市场总体是走低的,各种投资组合的回报都在走低,触发了一些非理性的反应。我们在那样的周期下面临着的最大挑战就是要帮助我们大多数的客户,从他们个人的层面来把握好这个形势,能够按照原计划继续执行他们的投资理财计划,不要做出过分的反应。在这次由疫情引发的经济周期当中,我们需要更加依赖数字化技术,数字化技术带来的整合。现在我们已经托管着五万亿美元的资产,数以百万计的客户,但我们只有两万名员工,所以我们需要用更多的技术手段和我们的每个客户从个人层面打好交道,并且帮助他们每个人做好他们的投资,这一点非常关键。我们看到我们的数字化渠道已经越来越多被客户所采纳,我们现在已经不需要依靠面对面的人工交谈了,我们可以通过电话、电邮、技术手段来满足我们客户的需求,我们也在开通手机以及互联网这些业务渠道,这是一个会继续深化的趋势。  同时,我们与之打交道的那些客户,我们为他们打理的资产组合无论是通过智能投顾还是通过这种多元化组合管理来为他们管理的理财,我们发现这些客户在疫情爆发的时候,在市场暴跌的时候,大部分并没有选择变现、抛售或者是赎回。如果是一些没有得到任何帮助的投资者做决定,他们往往在市场价格的最低点把产品卖掉了,但是在得到专业帮助的投资者当中大部分人没有做这样的决定。所以我们要通过我们的服务从长期帮到我们的消费者,并且使我们的理财行业更好地为我们的客户服务。  高滨:我也是从两个角度,一个是疫情证明了关注风险是非常非常重要的,我们任何一个时间、任何一个时刻都要非常关注我们的尾部风险。关注尾部风险,如果从另外一个角度国际的角度出发,发达国家的杠杆是比新兴市场高的,发达国家之间的杠杆在270%左右,新兴市场在200%不到,这是按照国际清算银行的数据。这种情况下面,其实过去这些年我们通常关注的是新兴市场的杠杆,总觉得新兴市场很容易危机,但是未来十年我们更应该关注的是发达国家的潜在的危机,这可能是真正的黑天鹅。新兴市场很多,发生黑天鹅的几率不高,因为大家都做预案,发达国家很少做预案。历史上发达国家发生危机的不少,2008年的美国,2011年的希腊。  而这一轮欧洲和美国的疫情都是非常严重的,刺激也是非常剧烈的,特别是欧洲的话,这一轮财政是非常差的。以前我们认为发达国家它可以承担比较高的杠杆,它增速是比新兴市场低,但是可以承担高杠杆是因为我们认为他们的货币政策是稳健的,财政政策是保守的。但这一轮从08年以后,就是已经看到,我们看到货币政策不那么稳健,财政政策也保守,而疫情来了以后我们看到财政政策是非常激进的,这种情况下未来最大的黑天鹅会发生在发达国家而不是新兴市场国家。  田轩:其实刚才高老师的回答把我下面要问的问题,网友说下一个问题是新兴市场是不是更加有机会?其实刚才高老师已经替我们回答了这个问题。下面我们再问几位嘉宾第二个问题,在这次危机后网友们很想知道会不会有新的财富管理方式创新的出现?  王忠民:如果问新兴市场有没有机会,新的财富管理方式有没有机会来看的话,我相信机会是一定有的。但是我们要理解有的逻辑是什么?我们从金融的抑制和金融的发展角度,一个经济的腾飞和快速发展,离不开大量的金融工具、金融市场的服务,而这个金融工具和资本市场这样一个服务才使得资本要素能够得到充分的配置,得到市场化的效能配置,才能让实体经济当中资本需求和资本结构优化从而得到快速发展。  回到我们今天的疫情当下,包括新兴市场的话,今天看起来资本深化的程度是远远不够的。比如我们刚才说,每次到了下跌的时候,如果你没有管理风险的工具,那只能是卖出才能回避风险的话,那市场一定是下跌的,而且卖出也是风险,别人更不敢再跌下去了,整个市场就风险了。如果你把防风险管理这些扩展成一个市场当中新的机会的话,这就是一个大的机会场景。  刚才谈到中央已经部署了新的生产要素的市场化改革,不断深化中国整体的市场化改革的深度和广度。在资本市场当中,任何一个资本市场当中新的资源配置的市场化的新工具、新市场、新逻辑形成,就是一个新的投资的成长点。越是成长性的国家,越是新兴的国家,过去的这些东西不充分、不足够,而疫情之后尤显得不充分、不足够的时候,你把这个东西通过改革,通过金融供给侧改革,我们会形成新的投资增长点、爆发点,这些机会我相信是多的。比如我们举一下REITs可以用到公募基金,可以把不动产盘活。我们看上市制度如果从注册制的来临,现在把创业板跟大家链接起来了,未来所有的都链接起来的,就把所有资本的和全社会不同资产包之间在二级市场当中有机的链接起来。如果刚才说风险管理的资本工具也充分的话,每一次波动都可以链接起来,这都是新兴市场的。因为疫情,过去市场化程度不够来看,短期的各种机会一定会出来,越是困难的时候越会向改革推动的步伐就越大,机会就从当中爆发出来了。  田轩:时间过的真快,导播老师说时间快到了,但是我觉得机会难得,利用做主持人的特权还想听听张行长对这个问题的观点,但是只给您一分钟的时间,您给我们讲讲会不会有一些创新的财富管理的方法?  张健华:我个人觉得机会永远都有,因为我的观点是说在任何时期经济上升期,经济下行周期的时候其实都有,遇到了重大的问题,重大的挑战,反倒其实更是危中有机。所以有很多具体的产品,我们有很多创新型的机会,我们不多讲了,包括服务手段、服务方式、线上化、数字化,也包括投资的行业。比如现在的医药卫生健康、大健康等等,有很多的机会。当然我们这个疫情发生以后我们要估算一个总量,经济未来一定是一个下行周期,发展速度会慢,财富积累速度也会慢。有一部分是增量,我们要抓的服务这些增量客户,我们怎么样更好的服务于我们的存量结构调整的客户,这就说到我们的产品,今天时间关系我们不讲了。  田轩:再次感谢王忠民理事长、张行长、高滨老师、Lisa Hunt女士参与沃勒论坛,今天下午的论坛到此结束,再次感谢大家的分享,晚上将进行“创新夜话:数字化转型与创新”暨“数字中国”企业家课程发布,欢迎大家7点继续关注收看。  快讯 世茂股份:第二大股东所持1.95亿股解质,占公司总股本的5.20%   快讯 新城控股:控股股东所持6800万股股份被质押,累计质押股份占总股本的19.53%   MLF利率3年来首次跌破3% 专家预计20日1年期LPR下调20个基点  资本动态  春兴精工陷“内幕交易”泥潭:实控人被采取强制措施,股价闪崩跌停  快讯东北制药:第四大股东要约收购10%股份 公司回应:临时接到通知,具体情况暂不清楚  快讯保健品营收持续下滑 江中药业欲5.66亿元“转向”投资桑海制药和济生制药  快讯拟花费近6千万受让控股股东所持商标和文旅公司 张裕A预计今年营收或下滑四分之一  快讯一季报营收净利双降之时,上海家化宣布换帅,并称将加码线上、推行部分原料国产化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财经网联系。未经财经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分享到:

上一篇:威尼斯真人Lisa Hunt:中国财富管理行业面临良好

下一篇:威尼斯真人娱乐app多地上演复课“大戏” 因地制